首页 | 2018黄金城手机娱乐平台 | 资讯 | 企业 | 信息化 | 学术 | 人才 | 供求 | 会员 | 微博
首页 >> 资讯中心 >> 企业 >> 内容

顺丰被减持,与“丰鸟大战”有关?
字号:T|T 2018年08月13日10:51     万联网
  • 不管是强迫退股,还是选边站队,本质都是为了数据。“丰鸟大战”虽然最后经过调解达成和解,但物流战场的硝烟从未熄灭。

8月7日晚间,顺丰控股发布公告,公司股东嘉强顺风、元禾顺风、顺达丰润以及监事刘冀鲁,计划于今年8月29日至明年2月25日期间,拟通过大宗交易及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减持合计不超过7.7282%股份,合计减持约3.41亿股,减持价格不低于45元/股。其中嘉强顺风及元禾顺风减持比例不超过3%,顺达丰润减持不超过1.5%,刘冀鲁减持不超过0.2282%。这意味着,这次减持后,上述股东将会从二级市场套现至少150亿元。

据此前新闻报道,几位股东套现并非首次。早在今年1月至4月期间,这部分股东也有减持计划。今年4月底,顺丰控股已发布公告,顺丰控股持股20.83%的四名股东拟在4月30日至2018年7月29日期间,以大宗交易及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合计减持不超过7.53%的股份,减持价格不低于45元/股。如果四家股东均按高限数量减持,套现达149亿元。

也就是说,加上此次套现,这意味着一年时间内已累计套现近300亿元。如此高频且大规模套现,顺丰股东意欲何为?

股东为何纷纷减持,急于套现?
曾和老干妈、华为、娃哈哈一起并称不上市四大家的顺丰,在2016年借壳鼎泰新材登陆A股市场。尽管顺丰控股是国内布局完善、竞争力极强的快递企业,但嘉强顺风等多位大股东在所持限售股解禁后并不想长期持有。且如此频繁的抛出减持计划,似乎并不看好顺丰控股的股价前景。首批手握原始股股权的产业资本为首的大股东自今年1月陆续解禁以来陆续抛出减持计划,对顺丰控股的股价形成压制。

顺丰控股是国内无可争议的快递龙头企业,其上市后更是融资大幅扩充了业务包括豪购飞机开建航空物流网络,其实际控制人王卫更是一跃成为国内富豪榜的前十强,巅峰时刻甚至闯入国内富豪榜第二位。得益于基本面的强势,今年以来顺丰控股的股价整体表现还是比较强势的,去年实现营业收入710.94亿元同比增长23.68%,净利润47.71亿元同比增长14.12%,今年季报中营业收入205.70亿元同比增长32.96%,净利润9.95亿元同比增长28.58 %,公司的股价跌幅在12.64%,在A股市场上已经属于相对抗跌的强势股。如果没有之前的减持抛售,相信顺丰的股价表现可能还更好一点。

这样一个表现仍可说是可圈可点的强势股,为什么顺丰主要股东要急于套现呢?套现的真正原因又是什么?

据此前顺丰发布的公告称,“此次股份减持计划系股东的正常减持行为,不会对公司治理结构、股权结构及未来持续经营产生重大影响,也不会导致公司控制权发生变更。”公告表示嘉强顺风、元禾顺风、顺达丰润减持是由于合伙企业资金需求;刘冀鲁则因个人资金需求。这样的解释却不能止住顺丰股价持续的跌落。最新消息,目前顺丰控股总市值为1935亿元,已跌破2000亿元,已处于借壳上市以来的低位。

此次减持抛售的嘉强顺风、元禾顺风、顺达丰润、监事刘冀鲁这四位股东都位列顺丰股东前十,且顺达丰润持股最多。顺丰控股是通过刘冀鲁的鼎泰新材借壳上市,在顺丰借壳之后,根据规则,刘冀鲁陆续减持手中的股份兑现。刘冀鲁是按照规则减持股份,但除顺达丰润,另外两大股东却有着强大的背景。

嘉强顺风、元禾顺风都是国开金融参股,都拥有国有资本血统。首先,嘉强顺风,根据公开资料,2013年8月嘉强顺风募集资金约24.4亿元而成立,由中信资本负责管理。据了解,宁波国开物流是嘉强顺风最大的股东是(以下简称“宁波国开物流”),持股比例为58.97%。而宁波国开物流的合伙企业为国开金融,而国开金融是国家开发银行的全资子公司。因此,嘉强顺风为由中信资本担任管理人的股权投资基金,基金的最大背后出资人是国开金融有限责任公司。

其次,元禾顺风,宁波国开物流合伙企业也是元禾顺风的股东,持有元禾顺风19.75%的股份。公开资料显示,元禾顺风于2013年9月成立,注册资本25.5亿元,股东包括苏州元禾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中国人寿保险(集团)公司、宁波国开物流合伙企业等企业。

由此嘉强顺风、苏州元禾顺风可以被看做是国开金融、中信资本控制下的一致行动人,主要是财务投资者,而并非战略投资者。因此,减持也是可以理解。无论中信资本与国开金融与阿里、顺丰有怎样的复杂关系,从目前来看,顺丰控股的市值即使跌破2000亿元,但减持者嘉强顺风、苏州元禾顺风依旧赚了一大笔。

减持背后,硝烟渐浓的物流之争       
随着新零售市场的发展,各大物流公司、快递企业、电商平台纷纷入局快递物流,试水即时配,各种竞争策略层出不穷。顺丰作为中国快递龙头企业,虽不至于被挤下顶端,但不难看到,顺丰的发展道路也并不平坦。

据顺丰公开数据显示,顺丰控股快递业务去年完成业务量30.52亿票,同比增速为18.29%,但这一增速低于2017年快递行业28%的行业增速水平。由此,顺丰控股市场份额下滑至7.62%,较2016年减少0.63个百分点。

而从今年上半年的业务数据可以看到,顺丰控股似乎想要重新夺回失去的市场份额。今年1至6月份,顺丰控股实现业务量18.57亿元,较2017年上半年增长35.25%。这一增速大幅超过行业水平——根据国家邮政局的统计数据,今年上半年全国快递业务量完成220.8亿件,同比增长27.5%。

但是顺丰业绩快速增长的背后,是用价格的牺牲换来的业务量提升。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顺丰控股单票收入为22.69元,同比下滑2.45%。因此,价格与业务量成为“鱼和熊掌不可兼得”的关系。

据此前公开资料显示,2015,顺丰、申通、中通、韵达、普洛斯5家物流公司曾宣布共同投资5亿元成立丰巢科技。其中,顺丰持股35%,申通、中通、韵达各持股20%,普洛斯持股5%。交易完成后顺丰系持有丰巢科技的股份达到近70%,将主导丰巢科技的运营。

但两年后,戏剧性一幕出现——通达系全部“倒戈”,转让丰巢股权,纷纷加入菜鸟网络。今年6月,申通快递发公告称,全资子公司申通快递有限公司向深圳玮荣企业发展有限公司转让所持的丰巢科技9.09%股权。同一天,韵达股份也公告称,公司及旗下子公司拟将持有的丰巢科技13.47%股权转让给深圳玮荣。交易完成后,申通、韵达及其子公司均不再持有丰巢科技的股权。

而在宣布退出丰巢公告之前,早在2018年5月底,圆通、中通、申通曾宣布向菜鸟供应链全资子公司“浙江驿栈”增资 31.67 亿元,入局菜鸟网络。在通达系退股丰巢消息传出后,曾有新闻报道称通达系们此次是被迫退出,顺丰作为丰巢大股东,在通达系快递入股其他公司问题上态度极其强硬,要求通达系快递公司从丰巢退股。

丰巢相关负责人针对媒体的质疑回应,快递企业在发展过程中有自己的商业选择,丰巢不存在清退行为。

不管是强迫退股,还是选边站队,本质都是为了数据。2017年顺丰菜鸟之战能解释很多问题,菜鸟指责顺丰关闭对菜鸟的数据接口,而顺丰则曝出猛料称是菜鸟率先发难封杀丰巢,最终目的是为了让顺丰由使用腾讯云切换到阿里云。虽然最后经过调解达成和解,但物流战场的硝烟从未熄灭。

此次顺丰股东的减持,表面上看是股东们的投资选择、市场调整,但不难看到,减持背后,快递物流市场之争硝烟渐浓。